返回
首页

快穿之大佬又疯了

第845章 到头来,只是自作自受(1 / 2)

第845章到头来,只是自作自受

郁江离见过很多人,再稳重内敛的人,他皆能窥探其内心一二。

唯独魏敛,每每在他以为自己已经了解他的时候,他又做出一些让他无法理解的事情。

比如魏敛方才同他交谈中,他是如何以一敌百以少胜多,如何出奇制胜,当魏敛认真谈论这些的时候极有魅力,这样一个人很难让人拒之于千里之外,哪怕是他,也忘记了两人敌对的关系,想将他引为知己好友。

可他一句戏谑的“心疼”二字,顿时就让郁江离清醒了过来。

他顿时就想起了此人玩弄权术和算计人心的一面。

若魏敛继续以这副端肃认真的模样同他闲谈,他或许就这样走入他的陷阱里了,可他偏偏又要在他快要沉浸其中的时候逗弄他几句,似乎在刻意提醒他,他魏敛不是什么按常理出牌的正道君子,他同时又是危险的。

在这样一个人面前,郁江离万万不该放下自己的戒心。

可是……

可是这人除了喜欢算计人的缺点,其他方面却又处处得他喜欢。

明知该防备该远离,却又控制不住地想要跟他谈论更多。

他陷入这种复杂矛盾的心情之中,纠结烦闷得恨不得从未认识这样一个人。

这样的魏敛,如何不令他又爱又恨?

小糖听到这句“又爱又恨”之后,变成了一颗惊恐糖。

“鸢鸢,气运子这话这怎么听起来有些怪怪的呢?你有没有觉得这句话出现的场景有一丢丢不对劲儿?”

“没什么不对劲儿,他想同我做知己好友,却又不得不防备我;他欣赏我的才华,却又忌惮我的阴谋诡计;当初我那一箭差点儿杀了他,可后来我偏偏又救了他一次。这么一揉杂,他对我的感情不就是又爱又恨?”

小糖听到南鸢的话,茅塞顿开!

原来如此,刚才它差点儿就想歪了。

它就说嘛,原世界里的郁江离虽然无心男女之情,一心一意搞事业,但最后一统天下之后也是按部就班地开了后宫的。

那些女人还给他开枝散叶,生了不少孩子,所以气运子男主绝对不可能有断袖之癖。

南鸢跟小糖说的句句通透,但实则他此时看向郁江离的眼神,是有些深沉的,眼底藏着些旁人看不懂的东西。

有些事情还是偏离了他算计好的轨道。

既然如此,那便算了。

“郁兄恨我什么?可是因为当日寨子里的那穿心一箭?”南鸢问道。

郁江离原本神色放松,闻言却陡然紧绷,捏着酒杯的手指也蓦地一收。

又来了,提什么不好,偏偏提他最不想提的事情。

南鸢捕捉到他异样的神色,微微颔首,“这果真是让你最恨我的一件事。虽然你理解我的做法,但伤在你身上,除非圣父,否则你很难不介意。”

郁江离神色镇定地道:“你既知道,为何又一定要说出来?”

“魏敛,当初我差点儿命丧你手,但后来却为你所救。此后,我们两不相欠。”

南鸢挑了下眉,“哦?这么说来,郁兄今日前来,是想跟我毁约的?”

对于此事,郁江离来之前便有斟酌,他摇了摇头,“不,只是当初的一箭之仇跟后面魏兄的救命之恩两相抵消。魏兄赠我大补丸和……那灵药,治愈了我身上的沉疴旧疾,此恩还未报。我欠魏兄一个人情,只盼魏兄不要挟恩图报,让我做一些我不能做之事。”

猜你喜欢
前夫他一直暗恋我
不染年华两世月
雪滩双鹭
当满级大佬翻车以后
诗词哲理录
赘婿无敌
狼王有妻:我家王妃会驯兽
女监风云
战枭奶爸
一胎三宝:腹黑爹地快求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