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首页

快穿之大佬又疯了

第844章 魏敛,你个坏东西(1 / 2)

第844章魏敛,你个坏东西

郁江离觉得自己听到的是胡话,小糖却觉得自己听到的是骚话。

啊啊啊,啃脖杀,太让兽浮想联翩了!

鸢鸢怎么当着一个男孩纸的面说这种误导性的骚话呢?

幸亏气运子男主是个大直男,不然人家肯定要误会了。

“魏兄说笑了。”郁江离绷着脸回了一句。

南鸢:“郁兄觉得我在说笑,那我便是说笑吧。”

郁江离一时搞不懂魏敛此人的态度,便没有继续深入这个话题。

气氛微凝,四周静得让人心慌。

郁江离本能地警惕起来,“魏兄,你这府邸挺大的,还没到?”

南鸢漫不经心地回道:“挑了一处最僻静的小院,地方是有些远。”

郁江离闻言,心中愈发警惕。

他也想相信魏敛的为人,可他以前还没有暴露身份的时候都在此人身上吃了不少亏,如今他为西凉之主,难保魏敛不会为了收回西凉兵权对他做出什么有违道义之事。

郁江离不愿将人想得太坏,可是他一路走来,每次都是吃了同样的亏,背叛、算计、虚与委蛇,他遇到过的次数太多了,多到有时候会让他开始怀疑自己一直以来的坚持是不是对的。

想起什么,郁江离突然问前面那人,“魏敛,你真的是云兄?”

郁江离受过高人指点,易容术不说登峰造极,但绝对是世间少有的,便是内行人都不一定能看出他的乔装。

所以,魏敛是如何彻底变成了另一个人?

易容术之所以称为易容术,是因为只能易容,不能易骨,但魏敛变成云无涯之后,那出色的骨相并非垫高鞋底和垫肩裹腰这种普通易容术可以做到的。

“是我,但怎么做到的不能告诉你。”南鸢堵住了他后面的话。

郁江离无语了片刻,又问出了自己的另一个疑问,“那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白离就是我的?”

这是郁江离最介怀的一件事。

其实不管是魏敛,还是云无涯,他都感激对方的救命之恩,但前提是对方并非怀着目的去救他的。

若救下他是为了后面的算计,这份掺杂着阴谋诡计的救命之恩,他宁可不要。

南鸢几乎是没有任何犹豫地解答了他的疑问,“从你开口说出第一句话的时候,就认出来了。郁兄,我记得你的声音。”

郁江离闻言,脚步蓦地一顿,随即又若无其事地继续往前。

若是在他开口后才认出他,那便不是因为他是郁江离才出手相救,顶多是救了他之后发现他是郁江离,然后才开始给他挖坑。

这两者,还是有区别的。

郁江离没有察觉到,这个结果让他心里一直紧绷的某根弦稍稍松了松。

不过——

他那时被困山寨,虽然在寨中待了不少时日,但与魏敛见面却只有寥寥几次。

就这寥寥几次短暂的对峙,魏敛便将他的声音记住了?

郁江离并不是一个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性格,但他心中实在好奇,不由问出声:“魏敛,你……”

南鸢调头看他,目光有些深,“你的问题为何总这么多?”

猜你喜欢
前夫他一直暗恋我
不染年华两世月
雪滩双鹭
当满级大佬翻车以后
诗词哲理录
赘婿无敌
狼王有妻:我家王妃会驯兽
女监风云
战枭奶爸
一胎三宝:腹黑爹地快求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