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首页

快穿之大佬又疯了

第842章 所以,爱会消失吗(1 / 2)

第842章所以,爱会消失吗

郁江离的心情并不好,众将士看向他的表情,宛若他是一个壮烈赴死的傻子。

有的人欲言又止,有的人唉声叹气,还有的直接泪洒当场,好像他这一去就一定会死在魏敛手上。

郁江离看得窝火,本就有些堵的胸口仿佛更堵了。

他手下一位老将低声道:“属下明白主上的苦衷,此趟若不去,那魏敛定会安一些莫须有的罪名给主上,随后挑起双方战争,主上这是为了整个西凉啊!”

郁江离:是个屁。

他是被魏敛那混账逼得不得不去!

另一位资历颇深的谋士也低声道:“主上且放心赴宴,据臣观察,这赤帝最是在乎颜面,尤其在乎自己在百姓中的名声,臣定将主上去赴宴的事情宣扬得人尽皆知,逼得那赤帝不得不放人!”

郁江离:……

郁江离看向这群为他操碎心的下属,突然觉得,这群人根本就不了解魏敛。

他觉得这混账东西一点儿不在乎颜面,那信上说的每句话都让他觉得这小子无耻到了极点。

有脸的人会这般戏耍于他吗?

会恬不知耻地说自己大度吗?

“西凉王,请吧。”使臣北宫离恭恭敬敬地做了个请的姿势。

给西凉王备的马车是来时就跟在北宫离后面的一辆,空的。

这辆马车虽然宽大,但看上去普普通通,甚至有些破旧。

西凉众将士见之,大怒,拔刀相向,怒骂道:你就给我家主上准备这么一辆破马车?

然而,等到北宫离掀开车帘,露出车内的摆设后,一群人顿时就闭上了嘴巴。

这辆马车外面瞧着如此寒酸,里面竟别有洞天。

他们都不知,这小小一个地方是怎么摆下这么多东西还不让人觉得拥挤的?

咦?那个角桌好像是上等金丝楠木?

角桌上的那套茶具好像是用一种很昂贵的翡翠做的?

车壁旁搁着一张软榻,榻上铺着厚厚一层雪狐皮,看着就暖和。

更离谱的是,马车角落竟还摆着一个金花瓶?

这花瓶虽是金子做的,却一点儿不显俗气,上面的浮雕十分精美。

几枝含苞欲放的红梅插在金瓶里,有三朵开得正好,淡淡的梅香扑面而来……

北宫离笑吟吟地道:“昨天来的路上,见路边红梅欲开,便折了两枝,昨夜还是花骨朵,一夜过去竟开了三朵,可见这红梅也知今日有贵客驾临。”

郁江离冷冷扫他一眼,然后一拂衣袖,进了这辆奢华无比的马车。

车帘放下,众人视线被隔断。

上了马车的郁江离刚刚坐定,便以主人自居,开始发号施令,“北宫离,出发吧。本王恨不得立马去见你们主上,同他把、酒、言、欢。”

最后几个字说得咬牙切齿。

西凉众将士:……

主上的反应有些奇怪,像是恼怒,但为何又如此迫不及待?

“好嘞,这便出发,保准在天黑之前将西凉王送到吾皇身边!”北宫离的话里暗含一丝笑意。

这一趟可比他想象中容易多了。

回头他定要问一问魏敛在信中到底写了什么,怎么这郁江离一副恨得牙痒痒的模样。

猜你喜欢
前夫他一直暗恋我
不染年华两世月
雪滩双鹭
当满级大佬翻车以后
诗词哲理录
赘婿无敌
狼王有妻:我家王妃会驯兽
女监风云
战枭奶爸
一胎三宝:腹黑爹地快求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