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首页

快穿之大佬又疯了

第841章 天呐,主子爆粗口了(1 / 2)

第841章天呐,主子爆粗口了

此时的郁江离活像宣平侯被气吐血时的反应,唯一的区别就是还没有吐出那一口血。

要说南鸢这信上写了什么过分的内容,其实也没有。

他无非是在这信上再提了提当初郁江离承诺他的那些话。

譬如,什么侍奉茶水远不能报答他的救命之恩,只要是他想要的,他郁江离必定竭尽全力帮他达成所愿。

又譬如,但凡他需要郁江离,郁江离定会尽快出现在他身边。

紧接着,南鸢好心地指出了两人目前的距离,暗示若是快马加鞭的话,半日就能赶至他身边。

再有,南鸢关怀备至地询问郁江离身上的伤是否痊愈,还顺便提了一嘴他这药有多珍贵,这是连他自己都舍不得用的灵药,可当日见郁江离浑身是伤,他心下不忍,便将这灵药全抹郁江离身上了(当然,这是扯淡)。

若不知云无涯就是魏敛,此时的郁江离看到这里,当然会感恩戴德,毕竟这药如魏敛所言,是多么的珍贵啊。

可此时,郁江离万分肯定,魏敛这厮早就知道抹完这药水之后会是个什么效果。

魏敛分明在故意捉弄他!

更气人的是,这信后面,有几句话竟来来回回写了三遍,生怕他眼瞎看不见一般——

当日,郁兄拍着胸脯承诺:只要不违背道义,做任何事情都可以。只要不违背道义,做任何事情都可以。只要不违背道义,做任何事情都可以。

当日,郁兄情真意切地向我许愿:若日后有机会,你想与我摒弃前嫌,心平气和地坐下来,两个人把酒言欢、畅所欲言。若日后有机会,你想与我……

三遍一大段的话写完之后,后面紧跟了一句:你的心愿我听到了,如今机会来了,我魏敛邀你一叙,郁兄可有胆量前来赴约?

你若不来也行,我便当你从前说的话是你曾经放的气。我那极品灵药也当是无偿送你了,毕竟我是个大度的人。

书信被郁江离一怒之下拍在桌上,但他的眼睛忍不住又瞥过去,目光落在那最后一句上,反反复复地看。

然后,一张英俊的脸越来越扭曲,一句粗鄙之语脱口而出,“你大度,你大度个屁!”

安顿好使臣的杜安,刚刚折回来便听到这一句屁,吓得也差点儿放出一个屁。

屁?

天呐!

他跟随主子这么久,十分了解主子的为人,因为幼时由郁老爷子亲自教导,又受郁家家风熏陶,主子这通身气度远胜常人,这仪容仪表也皆为不凡,是一个完美的飘在天上的人儿,怎么可能会说出屁这种粗俗的字眼?

莫非,方才是他幻听了?

“爷,您方才可是说了个……屁?”杜安实在好奇,忍不住发出了灵魂一问。

郁江离唰一下朝他瞪来,眼里的火星子瞬间又往外蹿了蹿。

杜安咽了咽口水,询问道:“爷,可是魏敛那小人在信上辱骂爷了?爷无须恼怒,写信骂回去便是。若是爷不会骂脏话,可以找人代笔。”

郁江离不想再谈此事,揉了揉眉心,对他道:“杜安,你下去吧。”

杜安有些担心,“爷,心情不好的话千万不能憋着,不若爷将我当成魏敛,冲着我骂几句?”

郁江离听到魏敛两个字,胸口堵得不行,朝杜安看去的目光变得有些阴恻恻的,“是么,那我能不能把你当成魏敛,直接取了你的狗命?”

杜安顿时干笑一声,“这不能吧,爷光看属下这张脸,也知道属下不可能取代魏敛,那人虽然心眼多,但长得多俊啊。”

“你给我滚!本王现在要一个人静一静!”

猜你喜欢
前夫他一直暗恋我
不染年华两世月
雪滩双鹭
当满级大佬翻车以后
诗词哲理录
赘婿无敌
狼王有妻:我家王妃会驯兽
女监风云
战枭奶爸
一胎三宝:腹黑爹地快求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