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首页

锦衣笑傲行

第四百八十章 灭播(五)(1 / 1)

一连三日,郑国宝在娄山关休整部队,犒赏三军。他的粮食远比杨应龙充沛,资源也更充足。单是成都灭了丐帮长老缴获的粮食,就足够支持大军数月之用。蜀王那边,也积极输捐,拿出多年来王府积蓄的粮食,为大军当做军粮。蜀王在四川广有土地,积粮万千,他的支援更让郑国宝底气十足。当然,蜀王的援助也并非没有代价,四川自流井的盐井生意,蜀王十分有兴趣,而两淮盐票,蜀王更有兴趣。

郑国宝对藩王素来给面子,蜀王一提,他便点头应允,痛快的批了条子。他的条子在两淮盐场,比官府印制的盐票要好用的多,有了这条子,蜀王就可以在淮北支盐,两下交情更深。玉莲花那位交好的寡妇郡主,也通过与玉莲花的关系,和郑国宝搭上线,拿出私房入股。蜀王是四川的地头蛇,他与郑国宝关系蜜里调油,整个部队的后勤供给情况都大有提高,这种对峙,郑国宝根本就不在乎。

相比之下,杨应龙的日子可不那么好过。以往土司的战斗里,都是让下面的人自己带粮食,战后去抢夺战利品就好了。可是这回与朝廷作战,乃是播州立国后的第一战,作战模式与以往完全不同。按照龙骧当初的建议,要发军饷,要负责饮食,还要让当兵的吃饱饭。这样的粮食开销,可不是一笔小数字。每天看着粮食减少,杨家的督粮官心疼的仿佛剜肉。“陛下。咱还是打吧。要是这么和官兵消耗下去,不等官兵来打,咱们就要倾家荡产了。官兵不来,咱们就主动去挑战,把娄山关夺回来吧。”

如果单是督粮官,杨应龙还可以不在乎。可是杨家宗族组成的国防部,他们的意见,杨应龙就不得不考虑了。在战前的生意里,朝廷方面拿出大价格来收粮,国防部的人明知战争情况下。自己作为缺粮的一方。卖军粮是不对的。可是对方开的价码实在是太诱人,他们忍不住,只好进行了一些小小的周转。当然,这种周转的数额十分有限。完全在可控的范围内。可以用鼠患。斗差之类的借口应付过去。再不行,就给当兵的饭里多放点沙子,也不至于露馅。

可是当几个掌权者。每个人都进行了一些小小的周转后,这仓库里粮食的数目,就有些交代不下去了。如果继续对耗,这种数目上的亏空,就有可能捂不住盖子。即使用阴兵借粮这一类的理由进行推脱,可是国防部的位置,所有人都在盯着。大家都姓杨,谁不想坐一坐这个位置?为了保住这个位置,为了保住选票,他们必须把这个事情盖住,唯一的办法,就是尽快与官兵决战,等把官兵打败之后,这种亏空也就不成问题。如果被官兵打败,也可以把亏空怪在官兵头上,总之自己的利益不能受损失,自己的选票必须保住,这才是皿煮自有的真意。

对峙期间,朝廷也不老实,郑国宝组织了大批俘虏,拿着土制的喇叭,朝杨应龙的部队喊话。这些流民新军,有很多都是旧相识,叫的出名字的。郑国宝这也有些口齿伶俐之人,喊话极有煽动性“吴老四。你别在播州那待着了,朝廷这面每天管三顿饭,播州那边,只给两顿。朝廷这五天吃一次肉,播州一个月不见荤腥,你们还在那混什么?过来吧,当夫子干活,比当兵卖命强,就凭你们能打的过官兵么?这边一个月发一身衣服,干活还给算工钱,这好日子去哪找啊。我告诉你,来了以后,就能当伍长,咱们可都是丐帮出身,我能骗你么?咱们解帮主也在,只要你肯过来,帮主说不定还会给你个头目来当。”

在这种宣传手段下,逃兵越来越多,从三个五个,到三十五十,最后甚至是整百的开小差。杨应龙的军法处,一口气砍了几十颗脑袋,也难以控制这种逃跑。只好下了命令,晚上睡觉时,裤腰带都栓在一处,一个动,大家都能醒,谁也别想跑。

龙骧却从中看到了机会,面见杨应龙道:“岳父,我看不如让咱们招贤馆内养活的武林高手,冒充这些逃兵,混到官军之中。不管是烧掉官军的粮草火药,还是刺死郑国宝,都可以令官兵不战自败,免得我军与官兵直接交战。”

杨应龙一摇头,“那些江湖草莽,成不了什么大事。这些人投我播州,混吃混喝,打打顺风仗还可以,这么重要的差使,怎么能交给他们?我看,多半不成。”

“岳丈,纵然不成,也好歹是把他们打发了,总好过让他们在这里白吃粮食,只会添乱。”龙骧从心里就看不起这些江湖草莽,这干人大多是犯了重罪,被大明朝通缉的狠了,没地方投奔,就只好来播州落脚,躲避大明朝廷的追捕。就没有几个是遵纪守法的良民,他们在大明为非作歹,到了播州,就别指望他们能安分守己的过日子。尤其是这几百匪徒凑在一起,破坏力更是惊人。自从播州修了招贤馆,网罗天下英雄以来,每天都有恶性案件发生,让杨家的声望大受打击。杨应龙又好名声,总是端着播州武林盟主的派头,来着不拒,要维持个西南孟尝的名头。这播州招贤馆内,伙食好待遇高,三餐酒肉,供应充足,为了免得他们对播州的民女下手,还要花钱为他们找粉头陪宿,给播州经济带来巨大压力。把这群人渣驱逐出去,也算是甩掉了个大包袱。

那些江湖草莽听说杨应龙让他们前去行刺,表现的倒也十分四海“杨盟主……阿不对,应该是伟大的总捅陛下。您待咱们弟兄,天高地厚,我们哪能不给您卖命?咱们江湖人,与官府上的人不同。讲的是义气二字,做人最重要的就是讲信用,够朋友。您放心,您的事就是我们的事,您的仇人,就是我们的仇人。不就是个小小的郑国宝么?杀他还叫事?咱们哪个不是高来高去,飞檐走壁的一流高手,杀一狗官,不费吹灰之力,您就等好消息吧。”

这数百高手趁着夜色掩护离了养马城,直奔官军营盘而去,有人问道“我说这位兄台,难道咱们真要去刺杀郑国宝?我听说,现在各大派掌门,以及本门高手都在军营里给他做保镖,咱们人虽然多,他们的人却也不少,又有那许多官兵,我们有胜算么?”

“你傻啊?咱们江湖人,最重的是个智字。当初杨应龙肯给咱们好酒好肉,又有女人陪着咱们,就在他那混些吃喝。现在官兵都来了,眼看他自己就要掉脑袋了,咱还陪着他等死么?没听说,官兵那边当夫子有肉吃,发衣服,还发工钱。丐帮弟子去了,就当伍长,咱们谁的功夫不比那些弟子高,估计直接就能当个小军官,日子过的就比这差了?咱们去了以后先投降,再露功夫,说不定直接就能给钦差当亲兵队。我可听说了,这钦差妻妾成群,咱们说不定到时候还能与他的爱妾勾搭勾搭,人财两得。”

这些人想着美事,一路摸到营门附近,结果还没等说话,营内就有一彪骑兵撞了出来,举着三眼铳就要开火。吓的这些江湖好汉们个个施展一招猛虎伏地式,跪地磕头道:“我等是弃暗投明,来投奔官军的。我们是阵前起义的义士,不是来偷营的反贼啊。”

“阵前起义?”那带兵的军官,似乎对这些人见的多了,吩咐一声“全捆起来。看他们跑的挺快,可能身上有功夫,拿上好的粗绳子捆。”等一个个捆成粽子之后,军官冷笑一声“送到练将军那,先让他们学规矩。等学完规矩之后,编到选锋队里,打海龙囤的时候,全用的上。”

那为首的好汉大喊道:“不是说当夫子么?还有工钱,有军衔,你们不能说了不算啊。”

那军官见他们都被捆个结实,也不怕他们跑了。“你说那夫子的待遇是有,不过要么是当官的享受,要么就是你在锦衣卫里有人,否则的话,就给我老实的去扛麻包,一天工作九个时辰,给两顿饭吃。就这,现在也没名额了,老实的给我去当选锋,敢多嘴多舌,直接拉出去砍了!”(未完待续请搜索,小说更好更新更快!

猜你喜欢
修真传人在都市
无赖修仙
我叫丁春秋
超时空战兵
超级军功系统
绝世狂少
星际大土匪
洪荒吞天鼠
永夜王权
剑气凝神